新闻中心
@号贩子,听说你很忙,都惊动了国务院督查组
[发布时间: 2018-09-20 16:29:27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认识哪个大领导,工作/学校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我现在能赚这么多钱,多亏了XXX推荐的X股,你要不要试试?”

“我认识这个房产公司的高管,能帮你低于市场价买到房子”。

有一种服务,能让你心甘情愿的掏钱,你还得说一声“谢谢哦!我办不到的事情,你却帮我办好了”。

但是,你只看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尾,因为一个连环套在等着你!

比如说……

某次小编接到一个紧急任务,要去无锡出差,一查火车票,售罄,想在火车站碰运气,在窗口被告知无票。

“是不是去无锡啊,坐不坐大巴,马上就开。”一大姐过来问我。

因为当天就得到无锡,在谈好价格后,就跟着这位大姐出了车站,来到站外的一家小卖部,由小卖部老板骑车电动车带我去乘车点。

一路上,有吃泡面的,听音乐的,打呼的,打电话的,还有与车上工作人员吵架的。

“不是说有正规车票吗,怎么是收据?”
“车子怎么不是在车站停的,这高速路上让我们怎么下去,这不是黑车吗,那我要举报了。”
“你举报呀,看谁能来救你,我黑车怎么了,有本事你现在就下车。”

此刻,我的内心是奔溃的, 此处省略一万三千字。

“无锡下车了”。

我拿上东西,下车一看,这不是高速服务区吗?刚准备喊,那大巴开远了,我被晾在了服务区。

索性有个在服务区做拉客拼车的司机,以30元的价格成交,带我出服务区,实际也就开了5分钟。

每天,有很多类似这样的事情在发生,但大部分人选择了沉默!

春运有票贩子囤票从中谋取暴利,明星演唱会有黄牛倒票。

就如前几天薛之谦来杭州开演唱会,黄牛从贵州坐火车来杭州倒票,钱没赚到,人被警方关进了局子。

有一种人,出没在各大医院路口,专门帮人挂号。小编之前带着孩子去某大医院看病,经常会听到这样的声音。

“要不要挂号?专家号、名医号,当天挂,当天看。”但明白人都知道,天下没有免费午餐,高昂的服务费等着家属掏腰包。

幸好小编现在用手机APP预约挂号,在APP上选好就诊时间、科室与医生,支付完挂号费就好。有时有突发性的变化,在APP上还能挂当天号,号源和医院同步,看病就诊、检查检验单查看,门诊各种费用的支付都很方便,还在能APP上查看当前的叫号情况,相比以前网站抢号、医院排队挂号方便多了。

好不容易杜绝了一些黄牛在医院挂号的现象,哪知黄牛也与时俱进,转战到APP上代挂号,与一般挂号流程不同的是,该APP需选择初级挂号导诊或高级挂号陪诊,“服务费参考范围(不含挂号费)90-900元。”

在北京爆出黄牛APP代挂号的新闻后,国务院督查组首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看病难等问题进行了暗访。9月10日一早,第一督察组对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医院、北京同仁医院等多家医院进行了暗访。

国务院督查组在暗访中就遇到了这个情况,在门诊楼关闭的情况下,经常有人上来问要不要挂号,当天就能挂号,只要交300块钱就能取号,还递上一张名片,说随时都能挂到号,只要交钱就行。

以上仅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遇见的二三事儿,还有手机新品抢购、名办学校/培训班限额报名代排队,只要市场有需求,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

他们的业务范围无限扩大,哪有利益可图就往哪里转,但等着老百姓的却是高昂的服务费。

 

“黄牛”变身成为“就医助理”,对于这种怪像,只要我们自己不接受,再加上监管部门的严抓严打严罚,那么他们的背后的利益链就会瓦解,虽然这一步很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只要我们勇敢的走出那一步,我们就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Copyright © 2011-2017. 杭州卓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浙B2-201104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