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医生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看完鼻子酸酸的…
[发布时间: 2018-11-30 09:42:04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10月30日,星期二,凌晨00:17,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胸外科主任医师、肺移植中心主任韩威力发了一条朋友圈:“7台手术干到现在,马上做最后一台。”他还开玩笑给这条朋友圈配了一张表情包,配文:好累,心好塞。

凌晨2点,手术结束,韩威力做手术的洗手衣(手术室里的短袖衣)完全湿透……

走出医院,韩威力抬头看了一眼天,他身旁的这座城市,已沉沉睡去,他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怕惊扰家人,他踮起脚尖走进家门,直接瘫在了床上。

躺下的一刻,他扫了一眼摆在床头的闹钟3点了。这个夜晚,对他来说,或许只剩4个小时。

这一天,只是韩威力每周手术日的日常。

他每年主刀的普通胸外科手术,大概有800到1000例,平均下来,一年中每天有2~3例。他是把整个身心都放在医生这个行当上了的。“人(医生),只有被社会需要、被患者需要,才会觉得有价值。”他说。

这,或许就是他对医生这一职业使命的自我解读。

早上7点出门凌晨2点回家

这是一位外科医生的日常

10月29日,星期一,这天是韩威力的例常手术日。

早7:00,他从家里的冰箱拿了两块面包当早饭,便匆匆关上家门,径直往单位赶。

7:30,到达医院。身兼医务部副主任的他,着手处理一些日常事务。

9:00,脱鞋,换衣服,戴头套,准备进入手术室。这天,韩威力办公室门口的小白板上,写得密密麻麻,提示今天他有8台手术。

9:15,在浙大一院的第九间手术室,第一台手术开始。病人是右中叶肺癌,属于早期肺癌,难度中等,手术做了一个小时。

10:45,下了手术台,韩威力在休息室坐了下来,猛呷一口咖啡。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不出5分钟,轻微的鼾声响起,他睡着了。

12:00不到,第二台手术要开始了。这台腹腔镜手术的风险较大,病人患的是纵隔肿瘤,肿瘤周围都是血管和重要神经,手术需要在茂密的血管丛中做,对解剖的要求非常高,稍有不慎,极易引发大出血。

做完这台手术,已是下午1点多了,韩威力让同事给他带了一个老北京鸡肉卷,两三口下肚。“一般手术前,饿了吃一点,感觉不饿的话,能不吃的话尽量不吃,吃太多怕中午手术时犯困,特别是重大手术。”

14:00,第三台手术。

16:00,第四台手术。

17:30,这是白天的最后一台手术,也是当天难度最大的一台手术。需要动手术的病人是左上中央型肺癌。

2小时,做完这台手术,韩威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回忆手术时,他说了两个词: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即使是韩威力这样资深的胸外科专家,对手术依然是怀着专业和敬畏之心,没有丝毫懈怠。

晚上8点左右,两间手术室同时打开,第六台和第七台手术开始了。一个是右下肺癌根治术,一个是右上肺癌根治术。作为主刀医生的韩威力,两边分头开工。

10点多,韩威力才吃上晚饭。“对于我们医院的外科医生来说,这些个时间点吃饭,也是蛮正常的。”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

第二天凌晨00:17,韩威力发了文章开头提到的那条朋友圈:“7台手术干到现在,马上做最后一台。”这条朋友圈的配图表情包是一个平躺着的小孩。顺利做完手术回家躺下,大概是当时韩威力心中唯一的念想了。

最后一台是HIV(阳性)右肺中叶肺癌根治手术。除了韩威力,医院的麻醉科、手术室和外科团队,也一同工作到深夜。

凌晨2点,手术结束。

5小时后,到了星期二早上8点,韩威力又准时出现在医院,开始新一天的忙碌。

别等医生倒下

才关心他们的健康

早上7点,或许你刚刚睡眼惺忪,睁眼看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凌晨3点,你大概早已躺在被窝里,梦和遥远的星光连成一片。

然而,对于一个胸外科医师来说,他的一天,从早上7点开始到凌晨3点,整整20个小时,都属于医院,属于病人。只有4个小时,他能放空一切,安静地躺一躺。

手术日如此高强度的工作,睡眠时间几乎只有常人一半,韩威力怎么扛得住?

“哈哈,不光是我,我们医院的医生好多都是这样啊,我们差不多都练成了随时能睡着的习惯。”韩威力笑着说,他经常利用各种碎片时间,比如坐车的时候,睡个半小时,“空下来,头靠着椅子背,我几分钟就能睡着,走路走着,我都能打盹”。

不过,一天又能有多少这样的碎片时间呢?

如何让医生超负荷的工作节奏慢下来,从改善医生的执业环境入手是重要一环。

近年来,国家从顶层设计上出台了一系列改善医生待遇的政策:改革医院人事薪酬制度,提高医生待遇,为医生提供更宽阔的发展平台;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让医院得以更高效率的运转;培养更多医学人才,大力推进分级诊疗、推进全科医生,缓解大医院接诊压力等。今年初,原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强调,“要关心医务人员的身心健康,执行好医务人员休息休假的制度”。有些地方在这方面走在了前列,如黑龙江省就曾针对医院出新规,要求医院合理调配安排医务人员工作量,执行法定休假制度,保障夜班医务人员工资待遇和休息环境。

必须承认,医疗改革对世界各国来说都是一道难题。从政策到落地,都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都有很多壁垒需要突破。但在政策红利抵达前,希望主管机构能多躬下身做事,少一些“嘘声”;作为普通个体,多树立尊医重卫的意识,对医者多一些理解,多一些信任,他们是守护你生命的护航员,别让他们再累倒,失去了他们,谁又来为你的生命护航?

在工作岗位上他们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在生活中他们也仅仅是一个普通人。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对医生们说一句:你们辛苦了!

Copyright © 2011-2017. 杭州卓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浙B2-201104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