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尉建锋:从医生投身医疗信息化十年感受
[发布时间: 2018-12-06 10:07:35  作者:孙鹏  来源: HIT专家网  浏览次数:]

“我们基于十年的产品演进,从2008年开始用手机彩信做健康宣教,2011年正式成立公司做掌上医院App,到后来推出移动远程医疗、互联网医院、家庭医生签约、医学教育等产品服务,其实在我脑海里一直重现留学期间那一次救命场景,那个医疗服务闭环的场景。”卓健科技创始人兼总裁尉建锋博士说。

如果从2008年算起,尉建锋博士从一名医生涉足医疗信息化领域已整整十年。从海归医学博士到肝胆外科医生,再到互联网医疗领域的创业明星,一直驱动他以“另一种方式做医生”的还是那份创业“源动力”。在2018年南湖HIT论坛期间,尉建锋博士畅谈从医生投身医疗信息化十年感受。

卓健科技创始人兼总裁 尉建锋博士

医疗可及性与医疗服务闭环

“我在美国留学读博士期间,在最无助的时候接到了家庭医生的电话,一次医疗服务闭环,救了我的一条命。”这不是尉建锋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提起他的创业初衷,这场意外事件给他带来两点感触:一是整个医疗体系有对老百姓普及健康知识的必要性二是搭建一个患者医疗服务闭环的重要性

实际上,要想解决上述两件事非常难,需要整个医疗服务体系来协同管理,基于此,卓健科技一直朝着“让医疗服务触手可及”“打造医疗服务闭环”的方向前进。“比如,我们团队花了很多精力去梳理健康宣教内容,后来以套件方式把知识产权转给医院,我们与医院去共同打造健康宣教,希望把更多医学专业的科学知识传递给老百姓。”尉建锋介绍说,卓健科技的思路是打造医疗服务闭环,这涉及到包括患者、家庭医生、医院、医生专家等多个角色在诸多业务场景中体现,但总体上,目前还都是在单个医疗机构内相对分散的医疗服务行为,很难实现数据的互联互通,即使做到互联互通,也很少运用到整个患者管理场景,无法形成医疗全流程闭环服务。

尉建锋表示,医改的进程影响着卓健产品的演进,随着医疗大健康产业趋势的到来,医改愈发处在一个越来越迫切的时间点,面临的核心问题依然是医保费用入不敷出和医生供给不足。“医疗资源很难下沉到社区和基层医疗里去,很多时候不是技术不行,也不是硬件设备不行,而是老百姓对基层医疗的认可度低,以及基层医生本身医疗服务能力的问题。”在尉建锋看来,目前国内靠谱的社区或基层医生数量比较匮乏,很多基层医生能力不足,甚至不具备心电检查的能力,但心电检查对基层医生来说应该是必备的手段之一。

“为什么要用‘隔山打牛’的方式去远程解决这些问题?”尉建锋表示,在此问题上,卓健科技将重点聚焦在远程病理等业务,同时积极布局医生教育相关产品和服务。

传统医疗模式的“解构”和“重构”

此前两年,传统医疗模式“解构”的话题一直是在卓健内部被反复讨论,这也是尉建锋第一次公开提到这一思考。他认为,医疗机构或医疗体系在国家各种政策文件出台下,正发生着巨大变化,传统医疗模式正在从四个维度被“解构”:

首先是医生自由执业问题。很多人认为医生多点执业很难做到,但各种医生集团、民营诊疗机构已经越来越多地出现,甚至很多医院的专家也在外开设诊所;

第二是取消药品加成问题。“医药”问题已被医院视为“烫手山芋”,国家层面推动医药分开改革,鼓励“互联网+药学”服务健康发展;

第三是大医院的检查检验业务份额在下降。政策鼓励各地大力发展区域影像、心电、检验、病理、消毒供应等共享中心,提升基层辅助诊断能力;

第四是患者正在被“解构”。随着分级诊疗的不断落地,各个层面都在“瓦解”或分流大医院的患者。

“我们一直在努力通过各种产品和服务来帮助推进整个‘重构’过程。比如,分级诊疗体系有对社区、基层和上层医院之间的整合需求,而互联网技术就是其中一个最好的工具,国家政策层面也在积极鼓励。”在尉建锋看来,“解构”之后需要再“重构”,而借助互联网是一种最好且最有效的方式。

“重构”需要“有的放矢”

实际上,目前卓健科技所重点打造的三大产品线与国家相关政策内容高度匹配,依次为“互联网+智慧医院”“互联网+智慧社区”“互联网+智慧医教”

其中,“互联网+智慧医院”又整合云安全技术,与分级诊疗体系和互联网医疗服务体系的三层将医生和患者紧密联系。对于患者而言,能打通诊前、诊中、诊后流程,包括在线问诊、处方流转、药物配送等;对于医生而言,将分级诊疗体系的远程会诊、双向转诊、家庭医生签约,以及院内的查房等流程,全部整合在一套互联网医疗服务体系内,与院内的核心业务系统类似,这相当于医院外围服务体系的一套“HIS”体系,在医院对外提供的互联网服务过程中,卓健科技从“药、检、诊、教”四条主线展开。

药学服务方面,卓健科技此前推出了针对医院或第三方机构在处方药审核方面的交互平台,提供处方流转、药房外包等服务,对接互联网医院等项目的药事业务,目前已与国内多家药企展开了合作;在检查、检验方面,通过整合不同区域内闲置的检验检查资源,通过互联网医院业务,对接更多外包检验检查服务;在诊疗方面,基于上下级医院、医联体之间的业务水平的差异提供专家在线会诊等服务,同时与中国家医网深入合作推出家庭生签约SaaS平台。

医生教育方面,尉建锋认为,目前阻碍分级诊疗等医改政策落地的最大问题还是医生诊疗能力的不平衡,表现出同质化教育问题,尤其是在医学生毕业后的教育存在较大问题。“我们希望把医生从医学生开始到实习医生,再到进修、住院医师等整个成长进行记录,把每个过程中需要完成哪些标准动作写入系统。”尉建锋表示,卓健科技推出的医学教育平台是一个能为临床医生提供系统化、结构化的医生协同诊治和学习平台。

据了解,卓健科技从2012年就开始帮助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建设互联网医院,并持续升级功能设计,近期还帮助了北京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301医院海南分院等部署上线互联网服务体系。

下一阶段的思考

“医药分开改革和互联网医疗等新政出台后,我与国内各大医药流通和医药零售企业相关负责人有过很多沟通交流,都认为这是一个机遇。”互联网医疗给业内带来的最直接思考是整个医疗服务模式的转变,对此,尉建锋还特别谈到了给药学服务带来的影响。

在尉建锋看来,一方面民营医疗机构或诊所可深入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体系;另一方面允许诊所或药店开出常规处方药,也意味着医院内的药学服务由药店来“承接”这一趋势已经形成了一定共识。

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里,“药”一直在后面为患者提供服务,但现在与医药相关的机构能在提供相关医疗服务资质前提下配置全科医生,尉建锋基于此判断,药店诊所化和医院处方流转是变化的趋势。“我们认为这将形成一个小闭环,不仅能做家庭医生签约,还可以涉及慢病管理和随访体系。”尉建锋认为,原来的串联关系将变成‘医和药’同时服务于患者的并联关系,诊所和药店将与社区医疗机构、家庭医生在新的医疗服务模式下共同成为核心角色之一。

事实也验证了尉建锋的判断,11月下旬,国家卫生健康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快药学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其中明确将积极推进“互联网+药学服务”健康发展。按照互联网诊疗的相关规定,加强电子处方规范管理,实行线上线下统一监管;探索提供互联网和远程药学服务;加快药学服务信息互联互通;探索推进医院“智慧药房”等。

据了解,卓健科技此前已在浙江绍兴上线了处方续方流程的功能模块,可根据老百姓的病种和药物服用情况直接在手机端做慢病续方。具体流程是,结合互联网医院的问诊,由初诊时的大医院医生远程进行处方审核,再把处方流转到药店和社区,药店药师和社区医生拿到大医院的处方和检查结果,卓健科技在中间做数据和流程的互联互通,包括医生的资质认证、药店的调度、药品的配送、药品的追溯以及医保移动支付等,他们希望在这一场景中重新构建服务管理体系。

“我在10多年前感受到的医疗服务体系就是能把各级医生进行管理,为患者提供全程服务,但这一场景目前在国内还只实现了一小部分内容,我们希望经过五年、十年的努力,能在我们国家真正实现针对患者的信息闭环和全程医疗服务的场景。”尉建锋说。

来源:HIT专家网

 

Copyright © 2011-2017. 杭州卓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浙B2-20110422-1